遇上一位“拆二代”

2019-12-12 04:15:52 環球時報 2019-12-12

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12月11日文章,原題:遇上一位“拆二代” 載我到機場的滴滴師傅小張是個80后上海人。兩個多月前,他家在城隍廟附近的一套老房子剛辦完動遷手續,不足25平方米的房子得到400多萬元(人民幣)拆遷賠償,相當于每平方米16萬元。他父親大約20年前買下這套老房子時只花了1萬元。這個回報率令人震驚。拆遷致富的故事以前在媒體上看過不少,但聽當事人親口敘述這樣的造富神話,還是讓人有種既現實又難以置信的唏噓?!安鸲痹谥袊莻€特殊群體,形容繼承父母或祖上房地產、遇上拆遷后一夜暴富的年輕人。眼前這名穿著普通的司機師傅,顯然是暴富后依然過著低調生活的“拆二代”。

很多年前到中國工作的同事曾告訴我,她常碰到拆遷維權的事。但這些年中國人對拆遷的態度早已發生變化,很多人盼望“拆”字能寫在自家房子的外墻上,圍繞拆遷的輿論焦點也從暴力拆遷的悲情,轉化為拆遷造富的傳奇。

拆遷是城市發展的必經過程。老城需改造,為“讓路者”做出的犧牲提供合理補償,甚至是作為城鎮化發展紅利的分配,并無可厚非。但過度豐厚的賠償,也讓拆遷成為快速積累財富、實現階層躍升的捷徑。拆遷的“中彩”效應與中國房地產市場這些年的火爆脫不了關系。有人這樣形容中國式拆遷產業鏈:“地方政府得到數額龐大的賣地收入,開發商謀取房地產暴利,炒房者賺得巨額投機收益,只不過留給社會上大多數人的是羨慕嫉妒恨?!?/p>

中國社會對拆遷致富的觀感普遍是負面的,“拆二代”更是個不太討喜的群體,甚至被貼上“不勞而獲”的標簽。人們對拆遷致富的心態也很復雜,當中既有對補償款不合理的不平,也不乏“為何不是我”的咬牙恨。拆出經驗的小張不諱言,中國大規模拆遷模式正在改變,政府和開發商越來越不舍得在拆遷上花大錢。他家還有一套老房子,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等到下一次拆遷?!?/p>

(作者楊丹旭)

dnf炼金赚钱药水 天天捕鱼电玩辅助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 常来海南麻将大鬼 王者电玩城在哪下载 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靠谱的在家兼职工作 中国篮球世界杯 下载哈灵浙江麻将 盛京棋牌网官网